幸一—有点纠结

『你说我多幸运,能在遇见你的时候对你一见钟情』

 

【安金】一路人

.原作设定,有过去捏造
.感谢观看

  安迷修第一次看见金的时候,就有一种感觉,他们是一路人。
  
  少年以为自己打败了怪物放松了警惕,旁边人的提醒也没能让他避开危机,被怪物击倒在地不醒。
  这时他的朋友——大赛第二的格瑞出手从怪物那救出了他,将他叫醒,之后他们发生对话,原本打算解决怪物的格瑞收手,将怪物留给金。
  对面的少年表情带着势在必得,作为刚刚输了的一方实在是恢复的实在太快。
  安迷修靠在栏杆上看着下方大厅的闹剧。
  旁边的雷狮看到他就过来和他互呛。
  
  “有趣的家伙。”
  这是安迷修最后对金做出的评价。
  在安迷修心中金就是还没好好篆刻的原石,终有一日会发出无法令人忽视的光芒。
  安迷修相信着,他对自己的直觉向来深信不疑。
  因为这个人有着执念,他追逐着某种东西,或许如他一样。
  
  安迷修偶尔也会想起自己当年还和师父在一起,接受着师父的教导的样子。
  那是个看起来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男人,但性格温和,安迷修小时候最崇拜的就是自己的师父,他是那般强大温柔,知识渊博,安迷修无论提出多么刁钻的问题他都能给出答案。
  那样的师父,是安迷修的追求。
  他想要成为那样的存在。
  他会认真听师父讲骑士道,即使他总是一知半解。他会去看很多书,即使他无法理解其中深意。他会做比别人更多的训练,即使他多次都感觉自己无法忍受。他会去学很多礼仪,即使他并不喜欢那样。他会去模仿学习师父的一切。
  学习他,模仿他,成为他。
  越来越接近这个目标,这个认知让安迷修忍不住兴奋起来。
  终于有一天,他变得比师父更博识,也能赢过他,礼仪也能让所有人无可挑剔,可是他却明白自己仍然不能胜过师父。
  因为师父只对他发出了一句叹息。
  他明白这只是一味模仿,但是如果不这样,安迷修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样。
  他所学的,所练习的,都是这个男人传授给他的。
  
  我能怎样呢?
  
  师父最终让他出门历练,让他理解他从小学的骑士道。
  他欣然答应。
  他快速的收拾了行李就离开了师父开始一个人的旅行。
  仿佛是在逃避。
  
  他经过了许多地方,最终来到了凹凸大赛,虽然他心知肚明自己将有来无回。
  即使来到这他也继续着自己的修行。
  他觉得自己似乎有点理解所谓的骑士道了。
  
  骑士守则就是他的信条。
  他用此来追逐自己的骑士道。
  
  他关注着金,即使他从来不在金面前露面,丝毫没有结交的意思。
  他看着金,就能感受到同类的气息,这能让他远离孤独。
  如果那天狩猎时金没有主动搭话,或许情况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直到安迷修死亡或者比赛结束。
  那天的金和小队失散了,独自一人闯到了安迷修狩猎的地方。
  安迷修看着从树下走出的少年,知晓那是来自太阳的温暖。
  
  两个人就这样逐渐熟识起来。
  金有时也会脱离队伍跑来找他。
  两人一起待着的时候总是特别安静,他们会在一起待上半天,或许是在树下。也不说话,就靠在一起,安迷修的指尖卷过书页翻开新的一页,金靠在安迷修身边熟睡,这是在凹凸大赛中难得的静谧。
  
  他们有时也会跟对方谈起自己来到凹凸大赛以前的事。
  安迷修会说自己训练的艰苦,师父的温和,他对于师父的崇拜或是骑士道,金则会讲起登格鲁星上形形色色的人,他厉害的姐姐和他的发小格瑞。
  ——但他们从不会过多的叙说自己。
  
  金出生在登格鲁星,那是颗不被神光顾的星球。
  但他是幸运的,因为他有个厉害的姐姐。
  秋从来都是十分宠着自己弟弟地,即使为此代价是两人份的沉重工作。但这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她觉得为了弟弟都是值得地,金的笑脸是她最好的疗伤剂。
  金从小就崇拜秋,他有记忆起就和姐姐相依为命,姐姐是厉害的,她能解决其他人都无法解决的怪物,但姐姐在他面前也是会露出脆弱的,对孩子来说那工作实在太过劳累。
  金很想反过来保护姐姐,虽然他明白姐姐比他要强得多。
  他总是对秋述说自己对她的保护欲,秋会耐心的听完,然后给他以回应。
  后来姐姐为了改变星球命运去参加了凹凸大赛,从此再没有回来,姐姐留下的唯有一个四角地图。
  再后来他的发小格瑞也去参加了,金再也无法忍耐去参加凹凸大赛的欲望。
  他来到这,想找到姐姐,也想改变他母星的命运。
  这就是他追逐的东西,也是他的执念。
  见到安迷修时金就明白,这个人与他或许是同类,他能感觉到他在追逐某样东西。
  
  这天安迷修在地上画出两个点,对金说:“你看这就是我们两个。”
  然后从点上延伸出直线,让直线相交。
  “然后我们就相遇啦。”安迷修说。
  金想了想在直线的夹角里画上了两个小人,让他们牵着手。
  “然后我们就成为了好朋友。”金接话。
  “对。”安迷修应声。
  两个人看着地上的涂鸦和对方,都忍不住笑起来。
  虽然心知肚明。
  这两条线最终会延伸出去再不相见。 
  
  他们是一路人,他们却又不是一路人。
  他们曾经短暂的交汇于一点,却终将分离而彼此越行越远。

  
  
  
  

  144 17
评论(17)
热度(144)

© 幸一—有点纠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