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一—有点纠结

『你说我多幸运,能在遇见你的时候对你一见钟情』

 

【耀金】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现代设定
.有all金汤底
.尝试了一个比较迷的风格
.感谢观看

  神近耀第一次和金相遇,是在五岁那年刚刚搬来登格鲁小区的时候,母亲带着他去隔壁邻居家串门。
  虽然只是暂住,但是母亲和认为居打好关系无论何时都是很重要的。
  邻居家有两个孩子,小的那个正好比他小一岁。
  对方穿着一件简单的黄色小短袖和棕色小短裤,对着他笑,笑容就像他的发色一样温暖,他跑过来,对他伸出手,说,你好呀,我叫金。
  
  金。
  神近耀默默的将这个名字重复了一遍。
  你好,我叫神近耀。神近耀回答道。

       
  小孩子混熟的速度是很快的,更何况神近耀和金原本就都很喜欢对方。
  不过几天的时间就已经很熟了。
  秋在旁边看着神近耀和自己的弟弟每天黏在一起,气的牙痒痒。
  
  神近耀很喜欢金,真的很喜欢,有时候母亲都会忍不住调侃他喜欢到恨不得把对方带回家一样。
  神近耀表情不变,心理却会悄悄回答我就是想把他带回家呀,这么可爱的人才不想让人看见。
  
  金也很喜欢神近耀,小孩子都喜欢和比自己成熟的人玩,或许是因为有种安全感,他觉得和神近耀玩很有趣,对方也很可靠对他也很好。大家都不喜欢和神近耀玩,因为他太闷,但是金却不觉得,他知道神近耀想的可多了,只是他不说。
  既然其他孩子不和神近耀玩,那就我来和他玩嘛。金想。
  耀,我们去公园玩好不好!金拉着神近耀的手问。
  嗯。
  
  神近耀在这只是暂住,他还是要和母亲回到原住处,虽然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但是神近耀却仍是打从心底舍不得金。
  人啊只要一旦有了留念,就会变得犹豫不决。
  神近耀甚至想和母亲说不回去了,当然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他只能更加频繁地去找金,想多看看他,记住他,绝对不忘记。
  
  神近耀走的那天金罕见的哭了。
  这是金第一次经历真正的分别,他印象中最远的分别的定义就是和朋友傍晚分别第二天见面。
  他原本以为神近耀说的离别也是这样,但是姐姐认真的告诉他不是的,这个离别很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了。
  吓得金跑去问神近耀是不是他不想和他玩了,声音还带着哭腔。神近耀手忙脚乱的安慰,笨拙的跟他解释自己只是离开一段时间,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
  金紧紧的攥着神近耀的衣袖袖口,盯着神近耀追问是不是真的,神近耀再三保证金才放心。
  金对神近耀伸出手,说那和我拉钩好不好。
  神近耀也伸出手。
  两个人的小拇指勾在一起。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然后神近耀听见金奶声奶气的跟自己说不要忘了我呀。
  当然不会忘了你,所以你也不要忘了我呀。
  小小的孩子互相做出约定。
  
  神近耀回到故居之后一直想再回去看看,但是家中事情实在太多根本找不到机会。
  神近耀每天晚上睡觉时都会在心里默默回想着金和他做约定的样子,认真的表情,手上肉肉的触感。
  他有时候会伸出手做一个拉钩的姿势,虽然钩住的永远只有一片空气,但他却总觉得自己勾住了某人的手,这让他无比安心。
  等到神近耀读高中的时候他终于有机会回去金那边了。
  母亲看出了他的喜悦问他为什么这么开心。
  神近耀少见的露出了微笑,说因为马上就能实现约定了。
  你居然还记得当初那个孩子啊。母亲想起那个神近耀很喜欢的孩子,诧异的说,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了呢。
  神近耀不再说话了,他现在只希望时间快点过,赶紧到开学的日子。
  
  其实还有几天就开学了,但神近耀还是觉得度日如年,开学的前一天晚上神近耀睡不着,他的手悄悄的在被子里做出一个拉钩的手势,他现在很少这样做了,但是他觉得今晚不这样做他就无法安心。
  他在心里说晚安,像之前的无数夜晚一样。
  
  第二天开学,神近耀一大早就赶过去了,到的时候那边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神近耀在教室里找了个座位坐下,他早就拜托人把他和金编入一个班了,他死死盯着门口,希望能看见某个有着金发的少年出现。
  少年的确是出现了,但不止他一个人,他总是那么耀眼,从小到大朋友都不少,吸引着他人。
  身边围绕着的都是天之骄子,嘉德罗斯,雷狮,卡米尔,安迷修,格瑞……随便哪个都是众人苦苦追逐的对象,当然神近耀自己也不差。
  他看着那道身影,身体微动,想要过去却又停止动作,像是近乡情怯的归乡人,他不知道该如何与金搭话。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的玩伴吗?这个肯定不行,问题太过奇怪。
  你知道我吗?这个更加不行,仿佛是在故意显摆一样。
  ……
  神近耀脑子里几乎乱成一团。
  他感觉有人在拍自己肩。
  转头一看,是金。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金对他说。
  你还记得我吗?神近耀还是问出了这个已经被他否决的问题。
  我当然记得你呀,男子汉可是不会食言的。金说。
  太好啦。神近耀想。
  原来这不是我只有一个人记得的约定。
  
  两个人分离这么久并没有生疏,反而很迅速的再次熟了起来,神近耀几乎和金形影不离。
  有人对此不满,金就会说我和耀这么久没见了黏一点很正常嘛。
  对方只好不了了之,虽然心里可能想把更他套麻袋了。
  但是神近耀不在意,有金在就好,其他人与他何干。
  
  他们会对对方说这些年他们各自经历的事。
  神近耀说他最开始每天晚上都要做拉钩的手势,这样才能安心。
  我也是呀。金说,然后对他伸出手,做出拉钩的手势。其实我觉得我每次做出这个手势都有种有人和我拉钩的感觉,原来是耀你啊。
  金对神近耀露出了一个有点傻傻的笑容。
  神近耀伸出手,勾住了金的小拇指。
  我也是一样。
  原来是你呀。
  
  
  

  258 28
评论(28)
热度(258)

© 幸一—有点纠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