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一—有点纠结

『你说我多幸运,能在遇见你的时候对你一见钟情』

 

【维金】情难独诉

.现代设定,手办制作师维德×爱豆金,all金汤底
.全程扯淡ooc
.真的好难写啊,哭哭
.感谢观看

  维德从来没想过自己有被自家爱豆的公司约稿的机会,他现在激动的想下楼跑十圈,身体不停的抖抖抖。
  回了个好之后,他起来直接转身跑下楼,一个小时之后气喘吁吁地上楼,旁边的安特赶紧给他倒了杯水让他缓缓。
  “不就是个约稿,你至于那么激动吗?”安特端着一盘包菜吃着,很是不解。
  “小孩子不懂,那可是金的公司约稿,说看上了我上次做的金模型想让我给金做一个新的手办。”
  维德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水,脸色看起来终于好多了。
  “也就是一个唱歌跳舞的,你们那么喜欢干嘛。”安特撇撇嘴,“不和你说了我出去玩了。”
  “去吧我去准备一下明天过去的东西。”
  维德转身进了房间。
  
  维德是一个手办制作师,在业界也算小有名气,因为产出量比较低所以一直都没火起来。
  他之前一直是个动漫游戏宅,没想到自己还有喜欢上真人的一天。
  他当时在AOTU站上投稿完制作视频后去首页逛结果看到了一个演出视频。
  金发男孩站立在舞台中央,音乐响起,清脆的歌声伴随着动感的舞蹈,维德就这么粉上了金。
  当时金刚刚出道,人气还不高,维德最开始也只是关注,偶尔打开看看,后来却是越看越喜欢。
  维德向来不喜欢白嫖,只要金出周边他就必买,集齐摆阵之后觉得自己应该做点周边,做什么好呢,本业是手办制作师的人肯定是决定做手办啊。
  那一周维德就琢磨出了一个金手办模型,然后拍了放上去。
  几乎是刚刚放上去的瞬间就开始爆热度,点赞推荐就没停过,甚至官方都转载了,维德也是感叹金的人气之高,还有好几个id看起来很可疑的人私信问模型卖不卖,维德看着那个一个个叫什么今天小鬼和我一起上节目了吗,今天金和我约曲了吗之类的id就觉得眼睛疼,最近倒是老是爆出雷狮邀请金上节目,安迷修要和金约新曲的消息。
  当然统一回复都是不卖。
  之后维德还悄悄的做了个自己的手办模型放在金的模型的旁边,假装自己和自己爱豆在一起了。
  然后就被官方找上约稿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
  
  第二天过去的时候维德站在公司大门还有些紧张,咽了口吐沫,强迫自己抬腿走进去,坐电梯到了约定的楼层之后进去就看见了自家爱豆金和他的经纪人坐在自己对面。
  “你好呀。”金跟维德打招呼。
  “你好。”维德很矜持的点点头回应,“你们是想要约什么样的手办呢。”
  其实维德现在恨不得把自己抽一巴掌,态度这么冷淡怎么对你爱豆的,但是不管心中怎么狂风暴雨,表面依旧风轻云淡。
  “你可以自由发挥,”经纪人递过去一份文件,“该写的这上面都写了,你可以慢慢看。”
  维德拿起来翻看,其实合同大多大同小异,他看着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便就签字。
  “还有如果你想,工作时间是可以与金同住的。”经纪人补充道,“这个是给你的特殊福利。”
  “可以吗?”维德有些惊讶,心里的小人已经开始吹起了礼花。
  “没有问题的。”金笑着说。
  “那就拜托您了。”维德回答说。
  
  当晚回去的时候维德又绕着自家小区跑了十圈以示激动。
  
  第二天和安特告别之后就收拾了行李跑去与金同住,对方很开心的接纳了他,说是其实都一个想要一个室友,只不过一直苦于没有机会。
  因为大家一看到他就会尖叫然后拉着他干这干那,实在是有些困扰,但维德没有,让他安心。
  他很主动的帮维德整理东西,夸维德好厉害,能做出这么好看的东西。
  维德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脸。
  
  说是同住,但是金平时的训练都很忙一般只有晚上才回来,维德也一直待在房间里做模型初稿。
  维德也发现金这个人有点小迷糊,家里的东西很多时候都是乱摆也不放回原位,每天晚上都会带一些速食回来说是宵夜,维德实在看不下去了后来便主动给金做宵夜,之后倒是被金缠上了,维德感觉自己都快成金的专属厨师了,还是不给工资的那种。
  每天晚上金回来的时候厨房的灯光都会亮起,迎接他的是一晚热气腾腾的夜宵还有那个为他做夜宵的人。
  维德转身看着正抱着一碗面吸溜吸溜的金,觉得自己简直像个保姆。
  “我都跟你说了不要再去冲泡面了!还饿我给你再做。”维德转身对金喊着。
  
  金觉得多了一个室友特别好,尤其这个室友十分省心。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能做手办能打扫,居家好男人啊。
  金感觉自己现在天天被照顾的都快变成米虫了,只要维德在就一切都不用操心。
  所以说,有室友真好啊。
  虽然之后一直被嘉德罗斯他们追问为什么不找他们合租这点总是有点烦。
  金冷漠的挂掉了来自嘉德罗斯的第十个电话。
  
  维德把手办模型给金看。
  模型的少年站立着,闭眼歌唱,向前走着。
  模型的动感很强,维德对身体和脸部的刻画也是细微入至,恍惚间金还以为那是一个缩小版的自己。
  “你真的超级厉害!”金对坐在对面的维德说,“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手办了!”
  “其实还不够好,身体结构还需要改进。”维德说。
  “你们这些技术宅真可怕,我觉得已经很好了啊。”金耸肩。
  “金,你做一下这个动作给我看吧。”维德说。
  “好。”金站起来,走到客厅的中间摆出和手办一样的姿势,“这样?”
  “对。”维德那模型和金对比,“看起来已经很像了,腰围还有腿和胯部的衔接还需要改进。”
  
  大概是过了三天左右,维德的最终版终于做好了,交给公司之后对方也很满意。
  这个手办当然理所当然的大卖,首批上架一天就卖到脱销,让无数金粉哭天喊地求官方二刷。
  细致的做工和流畅的动态,简直像是自己有了一个缩小版的真人金一样。
  不买不是人!
  
  当然手办的制作完成也意味着维德要离开金了。
  除开工作他们也并没有什么联系。
  对方不主动邀请维德也不好意思继续留下来。
  
  维德站在门口想着只要金说一句希望他留下来,他就再也不走了赖在这。
  金站在门后想着只要他说想留下来他就一定不放维德走。
  两个人静静站着,谁也没有动,谁也没说话。
  短短几分钟漫长的像是一辈子。
  “你还不回去吗?”金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开始沙哑。
  “这就走。”维德声音同样低沉。
  
  谁都没有说,所以谁都没有留下。
  
  金还是做着偶像,维德也还是手办制造师。
  维德还是金的粉丝。
  那几个月的相处像是南柯一梦,梦醒时分到了,自然不复存在。
  
  维德会在晚上做一份吃食然后突然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吃夜宵的习惯,吃的那个人已经不和他住在一起了,最后自然是由安特解决。
  金会在晚上下意识走去厨房,却发现热气腾腾的宵夜还有那个在厨房里的熟悉身影并不在,他还是一个人回到这个房子,夜晚回应他的再没有温暖,只有黑暗。
  
  如果我挽留了你多好。
  
  两个人都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可是当他们打开联系列表,消息删了又写写了又删,最后还是退出关掉手机。
  万一对方不愿意呢,还是不要多此一举给对方造成困扰了。
  望向窗外那黑漆漆的夜,夜晚总是属于那些失意的人。
  
  
  金的公司因为上次手办反响大好于是决定做第二弹。
  手办师当然还是维德。
  维德走进来,就像第一次那样。
  
  “你还愿意做我的室友吗?”金问道。
  “当然。”维德回答。
  
  
  
  
  

  124 12
评论(12)
热度(124)

© 幸一—有点纠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