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金】爱

.写的极其烦躁和困,于是就……
.我真的写不下去了orz我还是回去写段子吧 @夜离韵
.感谢观看

  『嘉德罗斯,你明白什么是爱吗?』
  『爱?这种东西一开始就不在我考虑范围内。』

  
  嘉德罗斯从拥有意识开始就知道自己一直被他人注视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在那个地方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时间长到能让他的身体各项技能都初步发育完全,因而他拥有了视觉,他第一次尝试睁开眼,透过透明的液体和坚固的玻璃看见了不远处看着他露出狂热表情的人们。
  表情狂热而虔诚,甚至已经有人开始跪拜他,口中大喊着些什么。
  他那时候还没有接受知识传输,所以并未听懂他们的语言。
  就连那些人的脸在他的记忆中全都是模糊不清的,但只有那个眼神,那个疯狂的表情让他一直记到现在。
  那是赤裸裸的欲望。

  后来他的大脑被人灌输了很多知识,让他初步了解这个世界,明白了很多东西,同时也明白了自己的地位。
  ——他是圣空星的王子,而以后则要成为圣空星的王。
  他是个生而为王的男人。
  是最完美的神的复制品。
  他将会是这世上最完美的存在。
  毋容置疑!
  
  『嘉德罗斯大人,我愿永远追随于您。』
  『老大!』
  面前的是一个绿发少女和一个红发少年。
  绿发少女是蒙特祖玛,红发少年则是雷德,而现在,他们成为了他的追随者。
  他们对他忠心耿耿,但是嘉德罗斯发现当他们看向彼此,或者更准确的说,雷德看向蒙特祖玛时,那眼神与看向自己的是全然不同的。
  似乎很像他刚刚苏醒时那些研究人员看向他的眼神,但却不一样。
  嘉德罗斯很快地从自己的词库里找出了形容词。
  少了那些人看向自己时眼中的贪婪。
  那是更为纯粹的热情,是更加炽热的感情。
  嘉德罗斯想找出这种感情的代名词。
  最终找到了。
  ——爱。
  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词。
  但却无法理解。
  而嘉德罗斯最讨厌这种未知感。
  他本该无所不知。
  这可真是个愚蠢的错误。
  
  『雷德,你看向蒙特祖玛的时候,心里的感觉是否名为爱?』
  『真稀奇啊,老大居然会问我这种问题。若是认真讲的话,我会告诉你,是的,它叫爱。但只是爱中的一种,叫做爱情。』
  『那为什么你会对蒙特祖玛产生爱?』
  『爱这种东西,是说不清的,说不定就连老大最后也不一定能懂。因为爱,是包含很多种感情的,除了爱,还有很多种与爱有关的感情。』
  
  
  嘉德罗斯还未能将这个问题放在心上研究多久,就被告知自己需要去参加凹凸大赛。
  他还是没能得到事实验证的试验品,还不是正式的继承者。
  如果这次他赢了,他就会变成名正言顺的继承者。如果他输了,不能在那个残酷的大赛活下去,那有何谈以后。
  会有无数个像他一样的复制品。
  他或许会变成最完美的一个,但绝对不会是唯一一个。
  而目前来看能最有力证明自己的方法,就是在这个大赛里的得到第一。
  
  『很好,我允许你当我的对手。』
  『……』
  嘉德罗斯对于那个正好排在他下面的人一直都是极为不爽的。
  这种仿佛会被人赶超的感觉。
  但是打了一场之后嘉德罗斯却是转变了想法。
  这个人很强,可以作为他的对手存在,而他该为此感到荣幸。
  当自己用大罗神通棍指向他时,他就该用烈斩来和他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还有那个人身边的那个渣渣,明明看起来就是个小傻子,偏偏却又还不怕他,仿佛有着过分的自信。
  
  嘉德罗斯认为那个渣渣很弱。
  能通过预赛也有着运气的成分。
  所以为什么要在自己看着他的时候躲起来!
  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不是那么的自信的吗,还敢跟他斗嘴,现在只不过是看了一眼就躲了起来!
  但迷宫星的那一战嘉德罗斯不得不承认这个渣渣并不弱,或者说,是个天才。
  明明就只是个渣渣!
  
  『嘉德罗斯,你明白什么是爱吗?』
  『爱,这种东西一开始就不在我考虑范围内。』
  最终战的时候那个渣渣对自己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这是个久远的,但自己也没有找出答案的问题。
  嘉德罗斯并不能理解爱,哪怕理论上他拥有感情。
  那些东西对于他来说都是无用品,没有这些无用品的嘉德罗斯才会是最强者。
  心里或许会有好奇,但他并不会付诸行动。
  爱,对于他而言是无用的。
  
  最后还是嘉德罗斯赢了,他最终还是赢了这场大赛,保住了自己的地位。
  当然也失去了自己的两位最为忠诚的追随者。
  但他依然无法理解爱这个字眼
 
  
  
  写不下去了!没有感觉了!淦!不管了!
  
  
  

  38 2
评论(2)
热度(38)

© 幸一—高中坐牢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