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children

.原著背景带孩子?
.失踪人口回归(假的)
.填坑随缘
感谢观看

  ——如果某天,你突然发现自己参加的比赛里的所有参赛选手除了你之外都变成了小孩子,而且你被裁判长要求做一段时间他们的监护人时,你会怎么办呢?
  ——我可以选择重头再来吗,这一定是我今天的起床方式不对吧orz
  金看着面前的一群小鬼头和站在一旁的白发少年,仿佛连眼神都死了。
  
  这件事情大概要从几个小时前说起。
  这段时间正好处于没有比赛的休赛期,小队也只是每天打打魔兽刷刷积分,偶尔应对一下嘉德罗斯的挑衅,但总的来说还是很太平的。
  这天金一早起来,却发现其他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起来离开了……好吧他的确是平时起来最晚的那个,因为他偶尔会赖床,但是其他人按理讲至少会给他留个字条嘛,今儿却是终端消息都没看见过一个,心中奇怪不已。
  快速的解决了自己的早饭,心里思量着要不然附近打打魔兽算,反正他们待会就会回来的吧?终端上给他们发了消息后就不再想这件事了。
  这个时候金还没意识到之后等待着他的是什么。
  他独自一人走进森林中,寻找着自己的猎物,陆陆续续打了一些之后心中却是更加奇怪了。
  不该这么冷清吧?
  平时这边人就算不多也还是能看到一些,安迷修似乎也是常客几乎每次都能遇见。
  心中突然有些紧张起来,这时旁边的灌木丛中又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高大的树木遮挡着,叫他看不清情况。
  来的是参赛者还是魔兽?
  金的身体紧绷,摆出打算进攻的姿态,手中已经召唤出了矢量箭头,随时准备反击。
  对方越来越近。
  “来吧!”金大喊一声,说着就打算出招,半途发现情况不太对,马上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对方原本打算走出来的动作也停止了,但也没离开,可能是觉得跑也跑不过他。
  金走过去一看,却发现是两个小孩子。
  看起来大概是一对兄弟吧,站在前面的那个看起来大概八九岁的样子,但穿着及其考究,大概是哪个星球的王子之类的,他后面挡着一个人,金看不太清,实际上那人穿的也不错,虽然比不上前面的但也是不可多得的料子了。
  当然这些金其实都不太能分辨,他只是能看出对方穿的衣服料子很好的样子……是哪家的小少爷吧大概……
  但其实金这个时候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
  “凹凸大赛除了嘉德罗斯还有比他更小的小孩子嘛……”金有些傻眼了,还好当时没直接出手,不然可真的是不不知道怎么办了。
  “是你绑架了我们?”对方率先发问,“你知道,绑架雷王星的皇子后果会有多严重吗!”
  “绑,绑架?”金更迷茫了。
  “不然呢,你要怎么解释我现在在这里的这件事。”对方说。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也一大早上起来找不到我队友了哦?”金反驳道。男子汉都是光明磊落的人诶!他才不要背上这种名声啦!
  “那好,你起码要说一下你是谁这是哪吧。”他又道。
  “哦,这里是凹凸大赛哦,我是参赛者,叫金。”金说,“那你也该介绍一下你自己了吧?”
  “……雷狮”对方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后面是我的弟弟卡米尔。”
  金眨眨眼,觉得自己可能是一大早起来没睡醒,不然怎么可能发生这么荒谬的事情是吧。
  雷狮和他弟弟卡米尔都不是个小孩子吧喂!
  ……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恰好同名同姓吧呵呵呵。
  “你们真的没有对我报假名?”金问。
  对方像是噎了一下,大概没人这么质疑过他,“爱信不信吧。”他说。
  “哦……那雷狮和卡米尔,你们先跟着我吧?我待会带你们去找丹尼尔裁判长看看。”金说,“不过先吃饭吧,我听到肚子叫了哦。”
  两个小孩子不约而同的羞红了脸。
  
  ——太难伺候了吧,金一边吃着午饭一边想。
  小孩子是这么难带的吗,可是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就很好养啊。
  那边雷狮嫌弃的吃着午饭,大少爷的这餐就花了他几天的饭钱好吗,金甚至想翻个白眼。
  卡米尔倒是很安静,但是主动拉了拉他的衣摆问可以加一个小蛋糕吗,金自然答应了,心里想着原来这么早就喜欢吃蛋糕了啊。
  金查看着终端消息,发现还是没有人跟他回消息。
  
  之后带着两孩子就往大厅那边赶去了,但刚刚走到边缘时突然被人按住了肩膀,他回头,却只感觉这事大发了。
  ——为什么连裁判长都变成了少年的样子啊!而且为什么这个样子也比他高这么多啊!
  “……裁判长?”金问,手上安抚的拍了拍跟在他身边的两个已经开始戒备小孩子的肩,让他们放松。
  “是我。”对方微笑了一下,看了一眼金旁边的两个小鬼,“看来已经遇上了两个呢。”
  “遇上了?怎么回事啊裁判长?”金问,“我的队友也不见了诶。”
  “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大早就变成了少年时期的样子呢,和返老还童一样,而且不止我一个好像除了你之外的所有参赛者都变成了小孩子,而且只有那个年龄的记忆,我倒是保留着,而且不知道什么原理衣服也都变了。所以就过来找金了。”丹尼尔说,“想让金帮忙一下。”
  “什么忙,不是想让我带孩子吧……”金说,却看见对方点头,“不是吧……真的啊。”
  “当然了这群孩子所有的支出从我这里扣,金也可以随便买东西哦,我出钱。”丹尼尔笑眯眯的说,“之后也会有报酬给金的。”
  大概是变成了少年的缘故,丹尼尔的性格好像也变得活泼了点。
  “噢,好的。”丹尼尔都这样说了,金哪里好意思拒绝。
  “那我们去大厅吧。已经有人等的不耐烦了呢。”丹尼尔笑着说。


――――――――――――――――――――――――――――――
写着二大爷突然感觉就很像老公给老婆卡

  107 9
评论(9)
热度(107)

© 幸一—高中坐牢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