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碧】算命

.姑且还算异人世界观,是双女体玉碧和原作玉碧,但是时间线已经是现在的很久之后几十年,我的设定是碧莲继承了天师而小师叔也还是在龙虎山,女体是大学生,小师叔是宗教学的坤道和半路出家的碧莲,名字有改动,我个人觉得女体会比男体更加适应摆摊算命,改良汉服自己瞎写的设定,反正等于是互相晒小师叔吧
.基本都是瞎写
.本来想写碧莲女体第一视角觉得尴尬就没写
.感谢观看

  盛夏总是让人难熬。
  张楚澜坐在大树下的阴凉下,用扇子给自己扇风,时不时换手往旁边扇几下,嘴里嘟囔着这天真热,“小师叔,你怎么一点都不出汗啊。”
  她旁边的白发少女撇了张楚澜一眼,说,“心静自然凉。”
  白发少女看起来仙风道骨,像是从天而降的神仙姐姐一般,穿着一身改良的汉服。却坐在一个小马扎上,面前是一个小摊子,上书四个大字。
  ——算命测字。

  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也有很多人驻足停下瞧上几眼,但真正想来算命的却是少之又少,毕竟世人想起算命第一反应还是骗钱的江湖骗子形象。
     还有人摇头指指点点说明明看起来多漂亮的一姑娘却来这骗钱,这些张灵钰充耳不闻,继续摆她的小摊子。

  “小师叔你不行啊。”张楚岚摇着扇子,“这一上午都没几个找你算命了,这都快下午了,我们还不如先去吃饭呢。”
  “再等会,还没到时间。”张灵钰说。
  “你们宗教学的作业也太变态了,居然让人出来摆摊算命。”张楚澜啧啧称奇。
  “……你也是宗教学的。”张灵钰有些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但是我是半路出家嘛,根本不用做这个社会实践作业啊。”张楚澜说,“不像你,每天不算完还不能回去。”

  张楚澜就发现张灵钰不看她了。
  不是生气了,而是有客人来了。

  张楚澜瞧了瞧,是位老爷子,看着挺硬朗的,连头发都没变白,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张楚澜错觉,她觉得这人年轻时估计长得跟她有点像。
  “您要算什么?”张灵玉一板一眼地说,“事业,家庭,还是姻缘。”
  “算算家庭,我家那位最近又跟我闹脾气了。”老爷子笑了笑,“现在天天追着我让我改公文。”
  “先把您名字告诉我。”张灵钰说。
  “张楚岚。”老爷子说。
  “诶老爷子您也叫张楚澜啊,我也叫这个名字。”张楚澜突然出声,凑了过来,“说不定咱两上辈子还是一家人呢。”
  “是挺有缘的。”张楚岚说,“不过我是山风岚。”
  “我是微澜的澜,跟您同音不同字啊。”张楚澜说,“您算命我也来看看,这我小师叔呢。”张楚澜指了指张灵钰。
  “哟,那可真是巧了,我也有个小师叔。”张楚岚说。
  “不会您那小师叔也叫张灵钰吧?”张楚澜有些惊讶。
  “真是。我家小师叔是美玉的玉。”张楚岚道。
  “有是同音不同字,我家小师叔是金字旁的钰,这是真有缘了。”张楚澜这是真的惊讶了,她也想到到真能巧到这份上,“我家这位可端正了,从小到大的模范呢,同辈里还没几个能超过她的,天天都说我不够文雅。”
  “我家小师叔也是,过于端正,刚开始和他见第一面还打架了。”张楚岚笑了笑,说,“后来才说是对我有心结,打了一架之后算是和好了。”
  “那这可真是巧了,我们两很多地方都很像啊。”张楚澜也笑了笑,“挺有趣的。”
  “是啊,来,小姑娘,我们继续算?”张楚岚问,就感觉肩被人给拍了一下,张楚岚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拍自己。“小师叔,你这也太快了吧。”
  张楚澜好奇的看着,那是个穿着道士服的白发老人,五官完全可以看出年轻时的美貌,从现在看也还是很好看,仔细看看和她家小师叔还真有点像。
  “你有时间算命没时间做正经事?”张灵玉说,“赶紧跟我回去。”
  张楚澜就看见老爷子是真的被“拎”回去的,拽着领子,当然几步就放开了,和他的小师叔走在一起,边走还挥手跟她们再见,没回头。

  “小师叔,这算是缘分吗?”张楚澜给张灵钰扇着扇子,问道。
  “嗯。”张灵钰说。
  “来,我给你算上一卦。”张楚澜蹲在张灵钰旁边,拉着她的手说。

  “我算出来你命里缺我。”

  

  

  

  53 2
评论(2)
热度(53)

© 幸一—高中坐牢中 | Powered by LOFTER